Note 2015/7/4

回国后的这几天,不是被老母填鸭就是陪侄子看动画片。看着日益老去的母亲,开始大叔的老哥,懵懂的侄子,还有那些七大姑八大姨的消息,总觉得每个人的琐碎生活后面藏着深深的危机,但也说不清楚具体哪里不对。相比瑞典的日子,我的生活就像从一个docker container到了另一个,完全不同的image。 抽空着手把个人站点和博客都转到了新买的VPS上,架了SS翻墙梯,目前速度一般,有待优化。新博用的是ghost,学了一下用docker部署所有站点,共享一个独立IP,前端用nginx反向代理,后端就是各个containers,逻辑和管理上很舒服,但目前还不是很理解Volume和docker run -v挂载的用法。接下去要解决的是: »